用户名: 密码:
  共有:15515名会员,最新注册:一见钟情。 在线会员
热点:

温鹏,三万多张CD的历史性录音收藏家

作者:刘汉盛/阅读:1333/2018-10-28
更多
摘 要: 他并不追逐音响发烧片,而是反其道而行,专门收藏历史性的老录音。三万多张CD中,百分之八十是古典音乐,其他才是流行音乐、爵士乐等。


温鹏,今年不到四十岁,昆明人,现居成都,拥有三万多张CD。看到这里,我猜您会以为这是一位专门收藏音响发烧片的音响迷。错了,温鹏虽然喜欢音响,也买好音响,好线材,但是他并不追逐音响发烧片,而是反其道而行,专门收藏历史性的老录音。三万多张CD中,百分之八十是古典音乐,其他才是流行音乐、爵士乐等。

 


我是透过英国鲨鱼线代理小江的安排才认识温鹏的,我们认识才短短二天,其实就是在这次成都音响展认识的。看到温鹏那么年轻,我真有点怀疑他有那么多CD收藏,尤其是针对历史性录音。老实说,大部分音响迷对于历史性录音没有太大的兴趣,因为录音效果普遍不佳,1910年、1920年、1930年代的录音效果能好到哪里去?虽然Artur Nikisch(1855-1922)早在1913年就指挥柏林爱乐,录制贝多芬第五号交响曲,但真正的电气录音要到1924年,才由美国贝尔实验室研发成功。1925年,世界第一部「电唱机」才诞生。所以,那个时代的录音效果是可以想象的,单声道、频宽窄,声音闷,还有,可能充满嘶声或黑胶炒豆声,因为有许多历史性录音是从78转黑胶唱片转制的。

 

 

 

 


在鲨鱼线小江的带领下,我来到温鹏的家。一踏入大厅,第一个感觉是窗明几净,开放式的大客厅、餐厅里洒满窗外透进来的阳光。屋内陈设简洁,没有多余的东西,一切看起来充满北欧式的极简风格,但又不会过于冷冽。本来我以为这是温鹏请名家设计装潢的,温鹏却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是他自己设计的,没想到他不但喜欢音乐,也喜欢居家设计。通常客人要来之前,主人都会清扫整理,我相信温鹏也不例外。不过,能够整理得好像豪宅样品屋不是常人能够做到的,由此也可窥知温鹏对室内布置美感的要求。

 

 


踏入温鹏的书房,这里是他工作的地方,也是听音乐的地方。房间不算大,除了喇叭后墙是平面之外,其余三面墙都被CD柜占满,这些CD是他收藏的一部份,但是光看这样的数量也相当惊人了。架子上的每张CD都还用透明塑料套套着,好像没有拆封听过,温鹏说其实每张都拆了听过,他特别用透明塑料套保护着。从这样的举动,再度印证他家布置的整齐清爽、一尘不染是其来有自的。有谁拆开CD听过之后还会特别用透明塑料套套上?这些都是温鹏的宝贝,每张都得来不易,他当然要小心呵护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
通常,喜欢历史性录音的人,应该不会太讲究音响器材,可是温鹏用的音响器材却是相当有水平的,踏入这间工作室,我看到的是德国Artos Rainbow喇叭,英国Chord CPA-4000前级,Chord SPM-1400E单声道后级,CD唱盘是 Opera Consonance。而线材呢?入眼的赫然都是鲨鱼线。这太夸张了吧?那几条鲨鱼线的价格不斐,怎么会用北京Opera的CD唱盘呢?温鹏看出我的不解,赶忙说其实他已经跟小江定了一部法国Jadis的CD唱盘,但是还没到货,所以先将就着听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
我问温鹏,既然以前只是用Opera Consonance,现在怎么一跳就用了Jadis CD唱盘?因为二者的价差实在太大了。温鹏说,他是用耳朵来判断的。几个月前小江先把别人订的Jadis CD唱盘借给他听几天时,温鹏发现这部CD基在播放历史性录音CD时,所发出的声音就是他梦想中的声音,甚至超过20多年来温鹏听过的任何黑胶播放的历史录音效果。还有,温鹏的太太用Jadis这部CD唱盘听张学友那张「醒着作梦」时,张学友发出感叹,就好像张学友站在她面前吻到了她。过几天当Jadis CD唱盘拿走之后,那种真实感又不见了,在失落难掩下,温鹏向小江订了一部Jadis CD唱盘。我没有问温鹏,那些鲨鱼线到底是怎么回事?不过我猜应该也是小江拿鲨鱼线借给他听,听过之后就中毒拔不下来了。

 

 

 


温鹏这间书房兼音响室除了三面都是CD柜之外,天花板全部铺满二次余数扩散器,将室内的声波均匀扩散。而左右墙角还各摆了一支圆形的低频陷阱。这种低频陷阱体积不大,也不重,我估计处理的频域应该在100Hz以上,对于中低频驻波可以有降低的效果。由于CD表面适硬的,喇叭后墙也是硬的,我建议如果能够在地上铺一大块漂亮的厚地毯(最好是羊毛毯),应该会让声音更好听。

 

 

 


到底温鹏是怎么踏上收集CD之路的呢?他说自己从11岁开始就喜欢听音乐,当时能够买到的CD很多都是打口的。什么是打口CD?就是唱片公司库存作废的CD,在外壳上锯一个缺口,宣告作废。有人就从国外进口这些报废品销售。当年要买到CD不容易,所以这些打口CD也成了许多人聆听音乐的来源。温鹏回忆,一开始这些打口CD经常会损坏内部的CD,有时买回来不能听。后来他发现这些打口CD在锯口时越来越小心,都不会伤到CD,应该是进口业者跟唱片公司有达成某种默契吧?

 

 

 


14岁时,温鹏听了Yanni的CD之后特别喜欢,开始听这一类音乐。15岁时有一次听到莫扎特的K525小夜曲,让他陷入不可自拔的状态,从此开始沉迷于古典音乐,一直到今天都仍然持续在收集CD。温鹏听的古典音乐相当广泛,从架子上所看到的各个指挥作品来看,从杰利毕达克全套到最近发行的卡拉扬全套他都有。他一边拿出杰利毕达克(1912-1996)全套CD,一边跟我说,在杰利毕达克死后,虽然EMI唱片有出版CD,不过其中最精采的都是他儿子跟慕尼黑爱乐出版的。我们都知道杰利毕达克不进录音室录音,所以这些发行的CD都是现场录音。他曾在二次大战后短暂指挥过柏林爱乐,不过后来柏林爱乐在福特万格勒过世之后选择了卡拉扬,杰利毕达克只好离开柏林,指挥过许多乐团,一直到接掌慕尼黑爱乐之后才算安定下来。杰利毕达克是非常严格的指挥家,他曾规定每场音乐会之前都要有10次以上的排练,因此每场演出都精彩至极。温鹏会收集杰利毕达克的CD,想必在研究相关资料上下了不少工夫。

 

 

 


而在收集历史性录音方面,我问温鹏到底他是怎么规划收集的?他回答其实一开始也没有什么章法,他就是听到一位特别喜欢的演奏家时,就开始研读相关数据。而在研读的过程中,又会浮出那个时代其他相关的著名演奏家或指挥家,他就是这样一个摸过一个,就这样把许多相关的演奏家、指挥通通挖出来,就像提起一串粽子般。此外,日本有许多对历史性录音着迷的唱片收藏家,他们往往也会写成完整的收藏小册子,这些数据也帮助了温鹏有系统的去找CD。

 

 


到底温鹏是透过什么途径买到这些CD的呢?他说在网络还不发达时,他去唱片行很辛苦的找,网络发达之后,就透过网络去国外大量搜寻,现在大部分都是在网络上买的。说着说着,随手抽出许多Micha Elman(1891-1967)的CD。一般音响迷收集的大概是Micha Elman在RCA、Decca、Vanguard时期的录音,但是温鹏收集的是更早的,从1910年开始的录音。

 

 

 


接着温鹏又找出一堆Bronislaw Huberman(1882-1947)的CD,这位小提琴家比Micha Elman更早,曾当着布拉姆斯的面演奏他的小提琴协奏曲,而当时他才13岁。他在小提琴方面的演奏天才已经是传奇。有Micha Elman、Huberman,不可能没有Fritz Kreisler(1875-1962),Kreisler虽然死于1962年,不过他早在1947年在卡内基音乐厅做过最后一场表演之后,就没有公开演出了。温鹏非常喜欢他的演奏,随手就播放1910年的录音,录音中除了演奏小提琴之外,克赖斯勒还演奏了钢琴。虽然从喇叭传出来的音乐充满沙沙声,但那琴音仍然可以听出美妙之处。听着这种古老的声音,让温鹏能够跟那个时代产生联系,遥想当年那个时代的风华,我想这应该是温鹏沉迷于收集历史性录音的乐趣之一吧?

 


随后,Tito Schipa(1889-1965)意大利男高音、Beniamino Gigli(1890-1957)意大利男高音等一个个被请出来,这些都是伴随温鹏在紧张的工作之余纾解神经的最佳良药。在短暂的相处中,我们竟然连一张发烧录音都没有提到,也没播放过,所谈都是上个世纪初的音乐瑰宝,真是「奇迹」,毕竟我是音响论坛总编辑啊。拜CD的大量推出以及超过50年版权失效,这些珍贵的历史性录音终于能够被有心人大量出版,为唱片录音工业留下完整的见证。

 

 

 


离开温鹏的家,驱车前往机场时,我一直在想:透过鲨鱼线听20世纪初历史性录音的机会有多少?这次拜访温鹏的经验以后恐怕很难再遇吧!

 

用户名: 密码: 注:登录后才能发表 注册
网友最新评论 更多...
推荐商家 更多...
最新文章 更多...
论坛新帖 更多...